矿山上的师傅

来源: 四川会理铅锌股份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: 2020-01-02 17:09:25

师傅老顺,再是三天就退休。他本来可以不上班,休息三天,大家也理解,不说就过去了,也没谁说啥。

班长对老顺说:“老哥!你就在掌子面帮忙搬下架线机车岔道,或者连下电机车和矿车的铁链子,没事了捡下矿石里的杂物。十一点半,吃班中餐的时间,你去把我们班的盒饭,背到工作面大巷。”

老顺眯着笑眼,班长这长得敦实的小子,是他的得意徒弟,一起在井下,吃矿山这碗饭也有二十来年了,日子不好混,天天混,一晃我也就到退休年龄了。

二嘎子插话道:“老顺师傅,下班您就别忙着回家,我们兄弟几个,在酒馆给你饯个行。您老回老家去过安逸日子养老,可别忘了我们兄弟一场,一年半载想我们了,您又回矿上来看看。”

老顺依旧眯着眼笑,心想:二嘎子这后生挺不错的,人勤快,心善良,是个直性格,就是家景困难了点,三十二岁,还没安家,这在老顺心里成了心病,他作过媒,老顺的老伴,他的亲戚朋友,也想方设法,帮忙介绍了几个,可惜都没成。老顺甚至想,要是自己有个大闺女就好了。但是即使老顺有这么个闺女,她愿意和没文化,干苦力,成天抽烟喝酒,一身灰好像洗不干净的男人过日子么?老顺想不下去,就只好放去不再想。要离开了,矿山一切看上去都很亲切。

中午十一点半,老顺收好跟了自己三十二年的铁铲、敲矿车斗的二锤,锁进工具箱,到班中餐食堂领了他们一号井七班三十三个人的盒饭,搭乘笼罐行人车,到他们采区的大巷,等工友们来吃班中餐。老顺想,今天早点下班洗了澡回家,让老伴多做几个菜,下午等兄弟几个下早班,喊他们去家里喝酒,在酒馆有啥吃头?菜全是味精加鸡精,炒菜的油说不定还是地沟油。

突然,惊慌的矿工在向外跑“不好出事了!出事了!快打电话,叫救护队救人!”

老顺习惯性一下站起来,一头就冲向采区工作面。垮塌扬起的灰尘笼罩,看不见人,听得见呻吟声。老顺摸索去救人。不到二十分钟,救护队赶来,就在这个时候,顶板又发生脱落。老顺和班长还有其他工友被顶板压在了下面。事故前后抢救两周才全部结束,这次特大冒顶事故,夺去了七个工友的生命。

二嘎子福大命大,他只有皮外伤,思来想去,他陪师娘,在矿上领了抚恤金,抱了老顺师傅的骨灰,回老顺师傅的老家去。师娘有很严重的心脏病,总得有人照看,渡过这悲伤日子再说,二嘎子抺一把眼泪,今后的日子,只好骑驴看唱本,慢慢走着瞧瞧了。